gss hd

Ausstellung / Vernissage / Text / Kunstwerke / Biografien

展览前言

在全球背景下中国当代艺术在最近二十年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中国正处于一场变革中。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个国家经历了飞速的城市化过程以及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这一点也在中国艺术频频出现在国际展览和展会中体现出来。它们的内容涉及从文化历史的传统到具有时代精神的创新领域。
    促成这个以中国为焦点的艺术展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因为今年是德国的中国文化年, 另外一个原因是SAP公司也将更多地投身于中国市场。SAP“ 中国青年艺术家展“展示了四位在中国和四位在欧洲工作生活的艺术家们的当代艺术的最新动向。他们以东方和西方这两种不同的艺术角度共同提出这样的问题: 在艺术题材选择,运用的技术以及所用的材料方面,中国和欧洲分别占有多少因素?是否在中国本土的艺术家更偏爱来自自己本土文化的题材,而他们在海外生活的同行对跨文化的选题更感兴趣呢?在这次艺术展上的对话将突破这一界限,它体现的是与欧洲流派相结合的本土传统文化以及这两种文化在当下共有的话题。例如,水墨画与现代技术的结合,或是有着迪斯尼人物面目的佛教神像。艺术一体化的问题在此值得讨论。
       SAP公司自1972年建立以来,在艺术领域积极努力,创建当代艺术的企业收藏。20年来她在总部Walldorf定期举办艺术展,给国际知名艺术家,和有前途的年轻艺术家提供一个展示的平台。
     本次SAP“中国年轻艺术家展”将于2012年10月26日到2013年3月30日在位于德国Walldorf的SAP总部内展出,本次展出是与德国海德堡席勒画廊联合举办的。
       我们非常感谢参加展出的艺术家们,另外也对艺术史家赵洲博士和席勒画廊的李华欣女士的成功合作表示衷心的感谢。

© Alexandra Cozgarea
艺术策展人
SAP公司

全球一体化时代的艺术创造性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是中国唐代诗人王勃(650-675)在送别友人时所吟诵的诗句。古代诗人的万丈豪情在全球化的今天已经变成了普遍的现实:我们通过现代化通讯和世界各地的朋友保持着令人惊讶的即时联络,分享我们时刻的所见所闻所想,空间上巨大的距离几乎消失了,“天涯若比邻”就是每时每刻的现实。
  除了在通讯领域,全球化也意味着各国在经济贸易的互相依存,政治军事的相互作用,当然还有文化艺术的广泛传播和互动。基于创新和服务的德国SAP公司为商业和公众的全球一体化做出积极的努力,而同时她也得益于全球化的进步,业务遍布五大洲,成为德国乃至世界跨国IT行业成功的典范,也为中国的现代化贡献自己的力量。
  古老的中国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二十年加入了这一逐渐加快的全球化过程。几乎延续几千年自成体系的文化艺术在与世界的接触过程中努力寻求全新的表达方式和内容。年轻的艺术家或驻足本土探寻中国当代艺术的出路,或远涉重洋径自来到西方,在异国他乡思索传统与当代,个人与社会。和先辈们不同的是,在今天,信息的传播与文化的互动不再象当年那样隔绝,而是即时的,在欧亚大陆两端的艺术家们理论上共享的是相同的资源,而坐在他们展示各自才华的舞台下面的观众则来自几乎整个的地球村。
   由此,当代艺术家们也面临新的挑战:艺术家应当如何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既可以表现出自身传统的特质,又可以使用令地球另一端的观众所理解的语言?怎样既可突出自身的艺术个性,又可体现对人类共同接受的价值观的关注?感谢SAP公司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让远隔万里又近在身边的中国艺术家在德国相遇。这八位中国青年艺术家,他们有的是常年生活在中国,有的是在中国完成基础美术教育后继续来到欧洲深造,有的是穿梭于中欧两个艺术舞台。他们的共同点是每个人都不满足于中国固有的艺术形式,竭力探索各自属于自己的艺术形式。在这样类似于对话式的八人群展上,我们关心的是他们在这样全球化的时代如何传出自己的声音,又如何用各自的艺术语言,表达他们对故土和客乡之间文化与艺术的联系,用何种手段使不同文化语境中的观众走近自己的作品,领悟他们的独创性。
  蓝镜参展的作品展示了常居欧洲的中国女性艺术家所具有的磅礴气势与广阔视野。这种豪迈也许与艺术家来自中国辽阔的东北地区有关,其作品吸收了德国战后绘画的营养,在深广的大空间中折射了艺术家对社会,历史,人生的反思与探索。
  刘学简约精当而轻快的笔触在表面上的一挥而就显示出他对中国式写意与德国式表现的结合与思考。也许是和他舞台美术的教育经历有关,刘学笔下的人物有一种海报式的吸引力,并不失幽默感,这种表现力特别因其尺幅的放大而得到加强。
  李蓓的作品常常以明艳的色彩表达出一种超现实主义的孤独和感伤。那些常常是锈迹斑斑的铁皮玩具,似乎象征了我们一去不返的童年和令人感伤的时光流逝,而那些不能行走的高傲女人似乎是象征着艺术家对女性主义的反思。
  对光和空间的兴趣主导了李晶的装置作品。现实的空间与虚拟的想象在光的作用下交替和置换,视觉游戏表象的下面体现了艺术家的哲学思考,但同时艺术家对美的追求从未停顿,与艺术不常发生关系的材料常被赋予了值得重新审视的审美和文化价值。
  活跃于中德两地的于幸泽似乎是对李蓓的作品做出的大男孩式的回应。他以对个人回忆的发掘和重新赋予意义表现他对所处环境与时代的解读。高超的写实技术与透明画布的叠加构建了新的视觉形式,暗示了“玩物”所隐含的社会和文化意义。
  鲁大东所驾驭的是古代中国的最高艺术形式——书法。 从文字的审美,到被置换的形式,再到富有生命的符号,鲁大东带给观众的是对中国文字的多重体验,他使中国的文字艺术不仅限于对其结果的欣赏而更使之更具有行为和运动过程的综合艺术。
  嘎德的作品表现了来自世界屋脊艺术家面对全球化对本土文化冲击现状的忧虑。“新偶像系列”表达了他对自身文化的危机感,呈现出被重构和置换的西藏神像系统,不仅象征着地区性信仰的破坏,也象征了在商业化时代每个人心中的信仰缺失与迷幻的困境。
  席丹妮的作品是从一位女性艺术家的角度展示了在喧嚣和物质化的中国社会下的迷茫与困境。艺术家以剪纸和凄美的笔调表现现代化了的社会;繁华而又荒凉的城市景色。踌躇满志而又精神空虚的个人,充满暗示而又毫无意义的哑谜。
  这八位年轻中国艺术家,无论是生活在本土还是在海外,都直接或间接地在他们的艺术中对全球化作出自己的反应。在内容,媒介,表现形式,个人经历或是传统艺术诸方面,他们的许多作品与其说是一种答案,更不如说是提出的问题:如何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中保持自身独创性?这样的问题同样也是创新型企业SAP同样面临和思考的。我们希望,艺术与企业相遇可以相得益彰,相互激发灵感,最终找到那把共同的成功的金钥匙:创造性。

© 赵洲 博士
德国海德堡科学院

英文德文